mio

ig:meowzmio

Card Game(珉佑)

牌組對戰遊戲。


這是最近的校園熱話,更是近期當紅的一款遊戲。此款遊戲簡單好上手,過程不複雜也不麻煩;在這遊戲裡你不只單靠人物等級,更多是需要手邊卡片角色能力,其次還需要些許運氣問題,以及對手邊排組能力有相當的認識。


當然,最重要還是運氣;關於對手、關於防守攻擊的卡片、關於骰子。


對於感到好奇的金珉奎來說,當然也加入玩了這款遊戲,並將其人物衝到不低的等級,就連卡片也組了好幾組大牌。

只是他沒想到的是,像往常一樣單純只是想和朋友們有個聊天話題所玩的遊戲,居然讓他一頭栽了進去成遊戲中毒的玩家。

毒癮甚至還有些深至入骨。


像平時一樣,結束打工後回到家將該做的事完成,手指輕輕一按將電腦開機,他便拉開椅子坐下,順手點開網頁盯著螢幕看自己昨晚放著搜索的任務,然後扭扭手開始過關斬將。

就在殺完最後一隻怪獸得到獎勵卡片,他又忙著替自己的人物增加數值,並為打BOSS再度點下幾個小時的任務搜索。


等待期間他理所當然也沒閒著。


離開任務區他點開決鬥區,並進入快速對戰房點下快速對戰。

很快的,經過幾秒鐘的搜索便配對好對戰方,畫面也開始進入對戰。


「哈哈哈,準備好好地當我的沙包吧。」


見自己拿得一手好牌,金珉奎誇張做出伸展動作,並迅速搶下對戰優先權按下確定。

只是對方電腦似乎有些卡,感覺有些像掛機想刷活動的人,但這並不礙事。他耐心等待對方才接著按下確認鍵,開始進入攻擊模式。

唰啦啦。


骰子在畫面中出現,第一次運氣就極好地骰出不錯的數字,並將生命數值不高的對手給打下。唰唰唰。對手換上新的角色後,排組又再次的發牌將不足的數量補齊,接著比賽又再次開始。

一樣的比賽動作,重複又反複地進行著,特效也櫛比鱗次的出現眼前。


只是這次輪到的是對方展現出特效攻擊。


『閃閃閃閃閃閃閃閃閃閃!』

一見總是緩慢動作的對手出現特別攻擊,金珉奎忍不住在對話框下留言。可沒想到的是,原以為是掛機所以動作特別慢的對手卻在對話框下回話了。

『十閃。』

見對方ID真的回話了,金珉奎有些受到驚嚇,手指尷尬的在鍵盤上徘迴一陣,先點下牌組準備攻擊,才繼續在對話框下回復。


『不好意思,我以為您掛機。』

他禮貌地打下對話,只是對方似乎不太懂這是什麼意思的簡單回覆了幾個疑問符號。

看著螢幕上的回覆,順手又接續按下繼續鍵,然後回頭在對話框上打字。


『因為動作有點慢所以才……』
『這個呀,因為我在上傳東西所以慢了點。』
『原來是這樣。』


這一回合安靜的過去,此回速度比起上回合還要緩慢許多,他見對方沒有回覆自己丟牌也在最後準備倒數時出現,心一急便在對話框上繼續的打上對話。


『怎麼了?』


只是這麼一問之後,對方的回覆內容令他不自覺地笑了出來。


『被卡住。』


稍微停頓了一下的對話在兩人相互丟牌戰鬥之間經過。

對方不管是任何動作都稍微緩慢,他在螢幕前一邊刷著手機一邊等待對話框的回覆,最後見對方毫無回復他便又動起手指點下回復動作在對話框下打下一句加油。而終於按下確認鍵的對手也在沒多久後回覆一句:我會的。


即使動作雖然緩慢的令人打的有些感到無聊,但在幾句簡單的對話下卻不知為何讓金珉奎一點也不覺得無趣,甚至是想和對方聊得更多、更多。


唰唰。


換下檯面上的人物卡,對戰的戰局由對方首先取得攻擊權開始。卡面緩緩的咚咚咚丟上檯面,金珉奎見時間條即將消逝替對方捏了把冷汗,幸好及時趕上按下確認。


『趕上了,呼。』
『幸好及時趕上。』
『嚇了一跳呢。』
『哈。』

再次開始的對話,漸漸的轉向了檯面上卡片人物。對於金珉奎來說找聊天不難,最難的是要他開起話匣子後不聊天。既然找到了以興趣的對象,打開了話題並且也有想多認識的衝動,要他找十幾萬個聊天話題也不是難事。

『電到我了。』
『就當順便充電吧。』
『這真是好辦法。』

上回合骰子不給力骰出無法攻擊的數字,這次換對手攻擊,電擊攻擊特效出現他們又回到對話狀態,幾次的回覆對話後,他見自己台上擁有一顆香菇頭的角色血值就快結束,便在回覆框上打了句香菇再見。

只是運氣似乎好了些,骰子刷啦啦擲出卻讓血值所剩不高的角色卡片留在場面。

見狀,他獨坐螢幕前看那只剩下一點的血值數偷笑。


『人品爆發了。』
『充電後的香菇活下來了。』
『膜拜香菇大神。』
『哈哈。』

接連幾局,香菇終於血值歸零。金珉奎笑了笑在回復框上再次打上香菇再見,對方也有趣的跟著他一同回復。兩人一來一往的對話在無形中減少了等待的尷尬感,甚至增加了不少的樂趣。

只是大家都知道的,歡樂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

即使對方的速度依舊緩慢。


『要結束了好可惜。』
『是啊。』
『下次再一起玩。』
『恩,沒問題。』
『yeahhh』
『哈哈。』

看著對話框,金珉奎手指在鍵盤上移動,眼看遊戲真的就快結束,他想說些什麼可是時間卻卡在這尷尬的時間點上又不如該何說好。

最後他只輕輕敲了一句好沒力,表示對遊戲結束的無力感以及可惜的感覺。

刷刷刷——

很快地就在骰子結束後的攻擊螢幕顯示獲勝。

金珉奎嘆了口氣,這還是他第一次和不認識的對手玩的這麼開心的一次。平時卡片上桌他都能以很快的速度丟骰子並在幾秒內結束,這次他可是稍微放水只想多留些時間聊天。


說到這,他才想起自己是在隨機對戰中遇到那位玩家,再加上這遊戲不能直接家對方為好友,想加入好友還必須添加對方的社群網站才行。所以為因應這不便之處又為了下次能再和他對戰,他理所當然地將名字清楚地記下。


那人的ID有些可愛,就叫做『W*Woo』──不曉得暱稱這麼可愛的人會是女孩還是男孩───但可惜地是,對於遊戲暱稱過多的想像讓他有些累了。

不過今日毒癮尚未揮發完畢,最後還是在螢幕角色慫恿下多打幾場才結束遊戲。


隔天就像平時一樣,下課後去打工,打工結束後回家,回到家後開電腦連線對戰;雖然日復一日的重複著相同行為有些死板,枯燥乏味。

但對於現況感覺良好的金珉奎來說,這樣當然就是最好的。


「喔!是W*Woo!」

約莫與昨日相同的時間,他看見隨機對戰版上出現熟悉名字。滑鼠一邊追隨著因對戰結束開始而不斷跳動改變的對戰表移動,直到那欄對戰狀態結束他才算準時間按下隨機對戰。


進入對戰後的螢幕開始變化,對戰的對象出現頓時令他失望。不過失望歸失望,比賽還是得打。集起自己的所有失望感,他便在卡片分發排列好後搶下攻擊權,在幾個回合內將對方打敗。


不斷地重複著相同動作。

金珉奎為瞄準機率和對方對戰,努力計算時間按下隨機對戰。

經過了不只五場的對戰,終於在不知道是第幾場的對戰中對上了ID為W*Woo的對手。


『哇!』


激動心情明顯的表現在他臉上,他不知對方是否會認得他,首先就在對話框下打上了驚訝的語句。

『嗨,又見面了。』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回覆出現,讓他原先只是勾起嘴角的笑容更家放肆的笑了出來。

要是一旁有人見到他這麼校,肯定會覺得這傢伙有病。


『太好了你還記得我。』

不忘在時間內出牌並按下確認鍵,金珉奎心思就快完全不在這場比賽上。


『名字很好記。』

小花樹KYU。這樣的名字並不會難記到哪去。


『那我還真的取了一個好名字呢。』
『哈哈。』


就這樣你來我往的對話與對戰,很快的又到了傷心的尾聲。不過這次金珉奎可是謹記上回的教訓,在結束前約好他會在另一個對戰房裡開對戰等他一起玩。

在對方答應後,兩人便很快在相約的對戰區相遇接續遊戲對戰。

相同的時間,相同的地方,相同的排組對戰;每天每天金珉奎從期待著開啟電腦玩牌組遊戲對戰到期待著每與對方互動,漸漸的某種心思就如氣球般逐漸膨脹───他想認識他更多,甚至還想見上他一面───所以在他不斷的勸說不斷的誘導中,最終在他撒嬌之下順利將對方社群網站添加為好友。

對戰的時間結束後對方說累了便道聲再見後下線。

然而對於好不易能多了解對方的金珉奎來說,刷刷那人社群頁面的動態也就是了解他的重要一環。當然,在他努力刷了一下內容也有不少的收穫;對方為男性,是一名在首爾知名的外貌P公司上班的白領族,至於年紀也只比自己大一歲,而且還有個好聽的名字,叫做全圓佑。

全圓佑。全圓佑。全圓佑。


這個名字金珉奎不斷在口中、心中、腦海中重複的好幾百次,還差點在便利商店領包裹時店員詢問他的名字後回復對方自己的名字叫做全圓佑。

接著又是幾次的對戰,幾回的聊天,他們也似乎從尷尬的新朋友關係到稍稍感到熟識的一般朋友關係。對談內容也很快的從遊戲中脫離至生活瑣碎的大小事。

原先對發展現狀很是滿意的金珉奎不知從何開始越漸貪心,貪心的更想和他見上一面。

也許是他對於全圓佑這人的想像已滿溢得無法制止了吧。


啊,當然這個所謂的想像並不是什麼特殊的方面,那不過是一種形容罷了。

這是形容他從社群網站上所看的留言,以及那些總是不清不楚的照著自己樣貌的照片裡的主角,還有總丟些障眼法的合照上來讓人無法從中猜測出對方是誰的男人,會是個擁有何種模樣、何種性格、擁有怎樣嗓音。


可即便如此,聰明的金珉奎也早已鎖定某位經常出現,樣貌不錯,雙眼狹長的瘦高男人。

所以他更想好好的見上全圓佑一面,一解自己所猜是否正確,然後在除社交網站以外的地方成為就算走在街上遇見也會打招呼的熟識朋友。


甚至是將他占為己有。

『哥,有空可以見個面嗎?』
『不了,我很忙。』


聽說最近公司訂貨單量大的嚇人,夜夜加班到全圓佑沒什麼時間上線開遊戲好好打一場發洩;不過即便如此,他也會在睡前稍稍上線一陣子和那纏人的小傢伙聊聊天。

當然,這必需在他倒上床睡著以前───對他來說,每天這樣加班倒床就睡是慣例,只是為了他還是稍做些修改───誰讓自己除遊戲外也挺喜歡和他聊天時所感到放鬆的感覺。


只是他沒想到的是,這樣的感覺卻在那一句想見面而感到壓力。

他全圓佑不過就是個喜歡打打電玩消除些壓力的人。透過遊戲認識朋友,這傢伙還是第一個。再說他的底線只和在遊戲中認識的人當遊戲裡的朋友;但他沒想到的是,自己居然不知道哪條神經錯亂,居然讓這傢伙壓過底線成了社群網站上的好友。


然後,這傢伙現在似乎食髓知味的提出了見面要求。

這次他可不會再次上當。

『看來哥最近好像真的很忙。要好好休息喔,不然我會擔心的,嚶嚶。』
『恩,我會。』


看著螢幕上對話欄出現的話句,全圓佑差點浪費了他正喝著補氣養神的紅蔘。

還好還好,紅蔘安全入口並吞下,沒拿來洗螢幕。

『那麼哥,我們不要約在外面見,在公司下只見一眼就好。這樣可以嗎?』


他果然沒打退堂鼓。嘖,難道老師沒教他們遇到艱難的事情就要放棄嗎。不對、不對,他全圓佑也是努力的跨越艱辛好不容易進到這間公司的。

況且,天下老師哪有在教學生如何因困難而逃避退縮的。


輸人不輸陣,所以他更不能輸。


『不可以,我不能怠忽職守。』
『原來哥這麼盡忠職守,那我得跟好好跟哥學習了。呵呵。那麼,約在下班時呢?』


又來!這是在反過來罵他還是在稱讚啊?不管了,他傢伙還真的是打不死的蟑螂啊。全圓佑決定卯起來跟他拚了,但卻沒想到相戰到最後他還是輸了這場戰爭。有氣無力。最後他有氣無力地答應了見面的請求。

雖然真的僅僅只有一眼。


『那我明天中午會準時抵達哥公司樓下,真的很謝謝哥。屆時不要還沒見面就偷跑喔。』
『哈,不謝。我不會偷跑的。』
『太謝謝哥了。』


謝?有什麼好謝的啊。底線全被壓完的全圓佑只感覺腦子裡一堆SHIT。


『那麼哥晚安。祝好夢喔。』
『哦哦,晚安。』


最後為以防萬一,金珉奎和全圓佑在交換電話後才互道晚安下線休息。

今天金珉奎難得沒開啟遊戲打上好幾場,誰讓今晚比起其他的夜晚玩遊戲打贏對戰來說更加值得高興、興奮。

明天,就是明天,他終於可以見到全圓佑了。


閉上眼,他一邊想著對方見到他時會是怎麼樣的表情,會感到高興嗎,還是感到困擾的皺起眉頭呢。

全圓佑的各種樣貌都像是照片般慢慢的在金珉奎腦袋中浮現,然後漸漸地、漸漸地引領著他進入甜蜜的夢鄉。


隔天一早,金珉奎早早就梳妝打扮好自己。衣櫃裡的衣服重複挑了許多次,休閒服感覺太隨便了,西裝的打扮似乎太刻意;接著他又再次的換了幾套服裝,最終還是挑了見穿著最自在的休閒服裝扮。

滴、答、滴滴答答——


出門前外頭居然開始下起了毛毛雨,可撐傘衝到公車站搭車準備準時赴約金珉奎並不因此打退堂鼓。現在的他可是即便下場暴風雨還是大冰雹也會到那個地方和那人見上一面。

滴滴滴,點著手機螢幕的按鍵,在抵達前他傳了封簡訊過去通知對方他正在前往的路上。

並不遙遠的路程,卻讓他感覺猶如坐了十年火車之久。

心臟撲通撲通的狂跳著,這樣的心情感覺就像是要和情人約會般的緊張。

雙手緊握著並無回復的手機,他深深的呼吸了幾次為心情作緩和。


見外頭的辦公大廈似乎就快抵達,金珉奎更是不停來回的藉由車窗的倒影以及手機螢幕上的倒影左撥撥右撥撥的撥弄著頭髮整理自己的儀容。

終於,公車到站了。
煞車後開門的氣壓聲傳入他耳裡讓心臟跳的更用力。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打從他下公車望著車屁股離開視線,心臟反而無法阻止般更加用力的蹦跳著。

撐著傘,金珉奎又傳了封簡訊過去。他照著自己出門前做的路線功課前進,終於在走過幾個馬路後抵達P公司大樓的附近。

他抬頭看著高樓大廈的樣貌,又看著幾個穿著西裝筆挺的人拎著公司包從這兒經過,他開始感覺出自己的格格不入。

雖然如此,但那並不足以打擊他任何想見全圓佑的心思。

在抵達其中一棟辦公大樓前,他首先轉進一間咖啡廳裏買了兩杯可以提神用的美式咖啡,並為以防萬一多要幾包砂糖和奶精,這才拎著熱騰騰的咖啡,完美的在時間內走過馬路到對邊的辦公大樓前等待。


「呼——」

因為緊張,他又呼地長長的吐了口氣。

看著手機上的時間,午飯時間已經過了三十分鐘。外頭穿著西裝以及OL裝扮從公司出來準備覓食的人也在他方才抵達時變得許多。來來往往。在不知不覺下,原先的人潮也在等待中變少。


擔心咖啡是否因此而冷掉。他將傘夾在頸側把手中的咖啡拎起查看溫度,幸好紙杯保溫效果似乎不錯,很好的保住了咖啡該有的溫度;即使現在摸起來沒原先的燙熱稍微溫熱了些。


雖然害怕對方會感到厭煩,但他還是再次傳封自己正在辦公大樓樓下等待的簡訊給對方。



叮咚。


手機簡訊鈴聲再次伴隨著震動響起。全圓佑看著約定好的時間慢慢的過去,他更是煩躁的不知該如何是好。一旁工作的夥伴們也一個個吃完午飯回到辦公桌前準備午休。唯獨他依舊沒離開辦公室,獨坐電腦桌前輸入著成堆資料。


只是現在他並不是因為忙碌而忙碌,而是為讓自己忙碌而忙碌;即便最近工作真的很忙。

「圓佑你還沒去吃飯嗎?」
「啊、啊,李前輩。」
「對了,我想你一定不知道公司外面有個拎著咖啡的青年吧。」
「耶?拎著咖啡的青年?」
「對啊。真不知道是來這裡做什麼。不過他一個人拎著咖啡站在外面感覺也怪可憐的。」
「這樣啊……」
「不管這了,你趕快去吃飯吧,不然下午會沒體力的,知道沒。」
「我知道了。謝謝李前輩。」
「不謝、不謝。那我去午休了。好累啊~」


看著李前輩離開後,全圓佑開始思考著那個拎著咖啡的青年的事——莫非,他就是金珉奎吧——可是他的資料上明明寫著的是大學生啊,怎麼會是青年。除非……不過那倒也是,對李前輩來說,他的年紀看來確實小了點。


電腦時鐘上所顯示現在時間為午休時間。看著安靜的辦公室,全圓佑再次的頓了頓。他想下樓又有些不想,可是既然約定好了是不是不該隨意的破壞呢。

躊躇幾分後,他抓起手機,穿上西裝外套下樓。


外頭的雨越下越大,金珉奎從花圃旁慢慢地躲到大樓的遮雨棚下。

雖然剛才一大堆人進進出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他,但他還是繼續的站在這兒等著。因為他知道,或許全圓佑太忙了所以沒空回復他。

他一定會下來的。一定會。


搭著電梯下樓,站在大廳朝往門口看去,他確實看見那人的背影;那個李前輩口中所說的那位青年。

只是有種不踏實的感覺打從心底竄出,害怕的感覺令他駐足不前。

點著手機螢幕上所顯示的短訊內容稍稍看過,再點開通訊錄,並在那人的號碼前停止。

心臟咚咚咚的狂跳著,嚥下口水,顫抖著遲遲不敢按下撥出的手指最還是按下,撥出。


嘟嚕嚕。嘟嚕嚕。嘟嚕嚕。


在電話接通後,他鼓起勇氣腳步自然向門口走近。
在電話接通後,拎著咖啡的青年也回過頭朝著門口的方向望去。


那是他們在這遊戲中認識了對方後,初次的見面。



/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52 )

© m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