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

ig:meowzmio

羅馬假期11-13(勳榮)

年紀有捏(勳24榮18)


權順榮第一人稱


內含粗話垃圾話


玩具車零件


篇名暫定


舊文


/


11.


當二月畢業季來臨時,正逢我們邁入交往第二個月,相當於半百日,這樣興奮期待著百日來臨時期。儘管按照我自私以生日那天計算而言,是早已遠遠超出了許久。


在校的日子一如往常無趣,同儕們慌慌張張為志願煩惱,可填寫學校於我而言,根本不是什麼值得傷透腦經的大問題,除了思考人生方向;這倒是比起學校志願,更值得去關注的問題。闔上課桌上的書本,身為畢業致詞代表,老實說,在學校大半的時間幾乎是在背誦畢業致詞稿,偶爾中途修改幾句,再重新背誦,演練,甚至是詞句語調訓練中度過。雖說這仍是相當枯燥乏味,可至少比起待在教室好上太多。


臨近畢業前一天,整個上午最後預演結束,三年級學生們便在老師令下得到了好處,零零落落地爽快提前返家休息。我一路從校門踱步返家,途中掏出手機看螢幕裡毫無動靜,回傳封信息告知他所在處,隨後便將手機收入口袋,並在便利商店外佇足。


我坐在鄰近自家公寓住處,那間便利商店外設置的塑膠椅上,看零星經過車輛馬路,發愣會兒,才從背包拿出封典禮邀請函,緊緊地捏在手中。我低頭去看邀請函,視線卻讓手指吸引去;手指因近期氣溫又降了些,看來蒼白,而指尖則不知是否是凍傷,顯得紅通紅通地,就色澤來說,有些不太真實。


像是給足自己勇氣,做好心理準備,呼了口氣,從塑膠椅上起身,我拿邀請函返家,將學校列印大紅色、猶如喜帖般的邀請函擺放餐桌上。大概是腦子因天冷凍而壞了也不一定,我居然有那麼一點期待,期待那兩個總吵架地不成熟父母,見著這封邀請函後,能來參加自己的畢業典禮。就算只有一人也好。


離開公寓,我立在樓下,心情忽然有種說不上地輕鬆感,大概是因自己為是否給邀請函猶豫了許久,終於有個很好的決定才如此而感吧。我輕聲嘆息,正準備探手攫出手機查看,就見不遠處有輛熟悉轎車駛來,並逐漸緩下前進速度,停放在我身邊,車上男人捲下車窗,抬眼稍稍拉下臉上那副金邊雷鵬墨鏡,耍帥似朝我勾起唇角一笑。


「上車吧。」


我開門搭乘那輛轎車,車裡瀰漫清爽的海洋香氣以及他身上特有的香水味,那些氣味所給予的熟悉感,讓我不由更感輕鬆。扣上安全帶,那人忽然探過身來,取下自己臉上那副墨鏡替我戴上,而後在我唇瓣輕吻,揉揉頭髮才坐正姿勢,換檔,踩下油門駕車駛離這兒。


「今天的工作忙完了?」


「該忙的事太多,今天算是忙完部分,明天還得繼續。」


「辛苦你了。」


「你也是,最近學校很忙吧。」


「嗯,不過再忙也就快結束了。」


車裡暖氣空調發出低沉呼呼聲,他握在黑色方向盤上的手指,透過墨鏡黑色鏡面去看,仍是相當好看。他近期變得相當忙碌,大概和好幾回之前見面時所說,正準備將自己的設計品牌推銷至英國有關。而此回,正好是相隔一星期忙碌的見面。一如往常,我們行程沿襲過去,走走逛逛,吃吃喝喝,彷彿就為達成最後目的,做足了準備,在熟悉酒店房間那張床鋪上,奮力消耗大量氣力與熱量。


「明天,是我們學校畢業典禮,你會來嗎?」


我們身子傾斜倒躺在白色浴缸裡,讓熱水浸泡過度運動感到疲累的身體。我看水氣氤氳,霧白帶有細微粒子,瀰漫在整個不算小的浴室空間當中,伸手攫過擺放浴缸邊的塑膠製黃色小鴨,擺放水面讓它在上頭載浮載沉,搖擺著身子隨波逐流。


「也許不會。明天,我可能得去趟倫敦出差。」


聞言,我扭頭去看,他正閉目養神,面無表情,僅是如此說道,收回視線,低眼看那就快飄遠小鴨,探身就要去抓回手中,卻只能眼看它飄開視線,並讓他伸手將我拽回白色浴缸,那倚靠背部的傾斜處;驚訝之餘,也許是讀出我眼神裡透出明顯失落,他摟著我的肩,偏頭靠了過來碰碰我的腦袋,笑了笑,側臉用鼻尖水氣蹭蹭我的臉頰,說著,抱歉,無法陪伴你迎接人生邁入新階段,卻僅此一回的高中畢業典禮。


「所以,提前祝福你,畢業快樂。」


話後他將另隻手撫上我濕潤臉龐,拉近眼前失焦距離,親吻。深吻。縱使我認為這樣的祝福實在太過敷衍,可至少他有心替我祝福,所以,我伸手,回贈予他所有在親吻之後,貪心的接續行為。水聲淙淙作響,彷若海水拍打岸邊,就要將整缸水給散盡。


小黃鴨在浴缸水面,隨波逐流,終是在波濤之中掉落於浴缸外,孤零,卻富有;因它獨佔整片浴室鐵灰色板岩磚地面。


12.


隔日轉醒,我探手拍拍床鋪,發覺身旁無人,失望地仰躺床鋪,拉扯起身上那件大紅色毛毯,掩蓋住自己失望的面龐,緊捏毛毯邊緣的雙手,不住顫抖著。


抹了抹臉,揉揉發紅的雙眼,從床上坐起身,我吸吸鼻子覷眼矮櫃上手機,伸手去撈來查看,發覺距離調整鬧鐘響起還有十五分鐘,不由得嘆了口氣,順手取消鬧鈴時間,環顧四周;衣櫃門把懸掛的黑色衣架,整齊吊著我那套已洗淨的制服,上頭貼著一張紙條,內容大同小異,大概是寫著房號等不值得上心的文字。收起視線,我看那張原先擺放黑色筆記型電腦圓桌,已無那物存在,替換上的則是一份簡單早餐。


輕輕觸了觸紅色毛毯,我側身下床,雙腳著地,略過他替我準備的拖鞋,赤足踏步去浴室盥洗,換上那套已不會再次穿上的制服,將圓桌上三明治早餐食淨,穿上啡色大衣外套,繞上黑色圍巾,腳上穿著白色短筒襪,雙腳套進黑色學生皮鞋,從衣櫃拿出背包,離開。


十五分鐘,我活像個機器人似的完成這一貫流程,搭上附近的公車,前往學校。


教室裡鬧哄哄一片,所有人都在為畢業做足祝福,攝影留念,甚至有人塗膜抹得花枝招展,讓過度的香水味瀰漫,使這小空間看來仿若什麼奇怪的地下活動。我腳步才抵達教室,尚未在位置落座,就讓老師前來通知做最後練習,迎接一時後即將來到的典禮。


畢業典禮十分無趣,雖然感到緊張,致詞仍如流水一般,在我唇齒張合中,文字流溢而出,透過黑色麥克風通往四周設立黑色音響,傾倒進那些坐在台下早已半瞇著眼,正昏昏欲睡的人們耳裡;儘管對於沉悶無趣的東西,他們是左耳進右耳出,但我一點也不在意。我立在講台前,台上擺放著成推花朵,花香充斥整個鼻腔,我視線帶點期待,環顧台下一張張臉孔,卻對於所有的面孔讀取失敗。


所有期望亦在同時,化作焦灰的塵土,也許,打從一開始我就不該有所期待。


背誦順利結束,我向後退了一步,唇角噙著笑,傾身彎腰向所有人致謝,也為自己無聊的官方稿內容致歉,並進行一番自嘲。其後轉身離開,從後台回到台下位置落座。冗長的典禮最後終是順利結束,回到班上領取證書後,我藉口頭也不回地離開,和那個無趣的世界道別。


走在學校廊道上,我像是發神經似地,就要前往禮堂前行,途中還遇見正要前往班上,曾是任職本校的外聘老師,他唇角揚起好看的笑容,向我揮手招呼,用著久違好聽的嗓音向我問候,並遞來手中那束花,說是特地過來看我。我接下已到外地就任地外聘老師送上的花束,低頭,唇角揚起了笑,還得來他習慣似,將那溫暖大大地手掌在我腦袋上來回搓揉的寵。


大概是喚回過去地記憶,所以熟悉的溫暖感向我襲來,暫且吞噬我所有失落感,讓我不至於對失敗地畢業有太多地難過。


「恭喜你畢業了。」


「恭喜你結婚了。」


「謝謝。」


大約是一個月前,我在家裡信箱看見他寄來邀請函,不過當時只覺得有心就好,僅是購買份花籃或是禮品讓快遞送去表示祝福。所以現在看他立在我的面前,親自送上花束祝福,感到相當地抱歉。然而也是十分感謝。


「順榮,你長大了不少,身高也不是過往及肩的小毛頭,模樣看上去也相當幸福。看來,你是終於遇見相當喜愛的對象了啊。」


「咦?」


「沒事沒事,大概是新婚男人總是如此。願你能永遠幸福,順榮。」


願你能永遠幸福。


與那名外聘老師道別後,我獨自接續踏步前行,走往舉行典禮的禮堂,此刻裏頭空蕩無人,卻明顯能聞見花香;大概是內外都放上不少花束、花籃而致。我立在門口一會兒,見裏頭忽然出現幾人遊走,抱著手中花束,扯扯背包,面無表情回身踱步繞過所有出入口,前往禮堂後方巷子,屬於後台出入口處,張望確認無人,隨意就地而坐。我將花束擺放一旁,曲起了雙腿,緊緊以雙手抱著,身子不斷顫抖,終是不住嗚嗚咽咽。


過了好一陣,我抬起狼狽臉龐,吸了吸鼻子,轉身就要取下背包拿出面紙擦拭,卻見熟悉身影立在不遠、方才曾走過的轉角處,眼神朝我直直看望過來,唇角還噙起不知意味為何地笑,踩著黑色皮鞋邁步而來,不顧我別過頭,刻意將臉遮擋,埋進雙手的動作,楞是讓我正視著他的雙眼,並在隨後將我攬進懷裡,手掌一下一下的在背上輕安撫著。溫柔地拍打出緩慢而有節奏的聲響,彷若正要讓孩子入睡的母親般。


「哭成小花貓,真的好醜。」


「要你管。不是說要去英國,怎麼還在這兒?」


我的手輕捏起拳頭懸在左右側,似乎對此有些抗拒,心臟卻跳得老快,眼神看了看,猶豫著是否給予擁抱的回應,又擔怕這不過就是安慰的擁抱,下秒很快就讓他拉開距離。不過他並沒有這麼做。所以我聞著他身上熟悉的淡香水味,緩緩地抬手暫時擺放左右側,接著就如藤蔓般,攀爬到他的背上,輕捏著他那件質地稍硬的黑色毛呢大衣外套。


「因為你是致詞代表,我當然要來看看啊。方才英姿颯颯,流暢唸讀英語致詞,現在怎就變成這副狼狽萬狀模樣?你這是要我要怎麼放心去出差呢,真是。」


「我才沒有狼狽,你才狼狽。還有,要出差就去啊,去啊。」


「看看你居然哭到連智商都跑了。」


「你才智商跟你說再見了。」


「是是是,我的智商就是被我掐死了,才會發神經延後出差日期,特地來這裡找你。」


「……」


聞言,我不由愣怔半晌,才稍稍的反應過來,欲抬手去分開兩人距離看看他,卻讓他更加緊緊的抱著,拒絕分離緊貼著身子的擁抱。怦怦怦,我聽見心跳偌大撞擊胸口的聲響,愣了愣,確認不是自己,緩緩呼吸,再次去聆聽。是他。他的手指,此刻正緊緊鑽著我的制服外套,雙手用力壓近距離,壓得我就快喘不過氣來,我卻不由失笑。


他,居然為此感到害羞不已,真是個十足的怪人啊。


或許就如外聘老師所說,也許,我是真的很幸福也不一定。


13.


你知道嗎,你的心跳聲是我聽過,這世界最美好地樂曲。


评论 ( 5 )
热度 ( 32 )

© m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