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

ig:meowzmio

初戀 02 (HOZI)

叩叩叩!叩叩叩!砰!

 

有個人站在一旁,手握咖啡面帶著急模樣,彎起食指有規律地敲著他的桌面。

 

眼看李知勳似乎神遊不知道哪去,那人為了趕緊將他的編輯大人給喚回,便將手握成拳頭在桌上一敲,引來不少人停手駐足向投來關注目光,想當然爾,他也順利將那人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

 

「嗯哼!」

「哦,是碩珉啊。來拿稿子嗎?這裡都可以了,送去印刷吧。」

 

反應過來的李知勳趕緊將手邊的雜誌範本交給李碩珉。

 

恭敬的以雙手接過完成範本,李碩珉將握在手裡的咖啡暫放一旁,順手翻閱起來,最後確認大致上可以才闔上雜誌,和李知勳討了個空的牛皮紙袋放進裏頭並暫時放在他桌上,伸手把咖啡拿回手中喝下一口。

 

「我說,親愛的主編大人啊,您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今天?不就是準備送印刷的日子嗎?」

「不不不!才不是!」

「別激動。」

「可是,李先生讓我很激動!」

「好啦好啦,別激動。你說到底是什麼事?你生日嗎?生日快樂。」

 

李知勳冷淡的語氣,讓李碩珉感覺自己像被人捅了一刀。

 

「並不是!我生日在2月。但重點是,今天是金社長生日,他說高層員工一律到場,六點半入場。」

「有這回事?」

「有啊。我們李主編大人沒看公布欄上的公告吧。還有,上個月開會時金社長突然到場巡視,都是為了今天。」

「原來如此,可我沒車怎麼去……」

「一起攔車去吧,反正你也不知道地點。那我們就等會下班後樓下大廳門口見囉。」

「那就麻煩你了。」

 

瞥眼牆上冰冷的銀白色小圓鐘,再晚去印刷廠就快下班了。

 

李碩珉順手抓起桌面上牛皮紙袋夾在腋下一手拿著咖啡杯,用空著的那隻手在空中揮了揮示意不用謝,然後帥氣的離開人人低頭忙碌打拼工作的辦公室,前往印刷公司。

 

其實李知勳不太想去。

 

光聽到身分威脅他是非去不可沒錯,可他卻真心對金社長辦的生日派對沒很大的興趣,即便是請客可以吃免費也興致全無。

 

因為他們金社長個標準酒鬼兼色胚,這件事是全公司上上下下所有人都知道,就因大家心知肚明所以都很小心翼翼保護自己。

 

不過說真的,要不是金社長能力好把公司經營的不錯,不管出版的雜誌抑或是各國翻譯書籍等都有一定的好評,加上他對挑選員工確實也是以鷹眼般嚴格出名,李知勳當初也不會在老師推薦下進公司面試。

 

因他不想讓辜負老師投注在自己身上的希望,也不想讓母親對正要畢業進入迷失期的自己失望,更不想錯失這個以嚴格挑選人才為主對他能力認可的機會,才勉為其難的答應下來。

 

儘管其實會答應,是他對自己有百分之兩百萬的絕對自信,認定絕能進這間出版社就業的關係。

 

當然,他也確實進到這間出版社工作,甚至一做就是五年多,在這之間也不負眾人期望升上公司以藝術類為主的雜誌主編位置,成了現在藝術雜誌小區的團體老大。

 

至於他身邊的李碩珉則是比他早進公司從工讀做起,現任副主編的位置。

 

他並非不想當主編,只是以公司的眼光來說,李知勳在這方面的能力確實比他好,所以當時看見人事升遷異動公布時,他也沒有太大反應,僅是對自己終於升上副主編的位置感到萬分興奮。

 

「啊啊~慢死了!」

 

下班時間一到,李碩珉稍微整理下辦公桌上的文件,早早就去打卡機排隊打卡下班。

 

這間採責任制的公司對李碩珉來說的好處在這裡,壞處呢,就是因為要把今日份內工作做完才能下班,所以有時工作很多他們都不得不必須留在公司加班。

 

「抱歉抱歉,讓你久等了。」

「時間不早了,我們得趕快,只是在這車水馬龍的時段還不知道招不招得到車。」

「抱歉嘛,剛剛在和久井大師洽談下期雜誌的採訪,所以耽誤了。抱歉抱歉。」

 

看在李知勳難得雙手合十,緊閉雙眼將白皙的臉龐擠在一塊向他道歉,李碩珉漾起大白牙笑臉,西西的笑了幾聲。

 

「哥的誠意我感受到了,那就看在你這麼認真工作的份上,我就先捨身為哥去馬路上招車吧!」

「呀!李碩珉你會不會太誇張點啊?」

「嘿嘿,那我就先去看看有沒有車來喔。」

 

雙手放進左右兩側口袋中,李碩珉聳著肩,屁顛屁顛的跑向人行道的邊緣,站在那兒探著腦袋左右看著有沒有正好經過公司門口,上頭寫著空車的計程車。

 

果然,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在五分鐘內讓他用那對野馬般的好眼力,相中一輛正準備經過的計程車。可他才剛將手舉起,一個身穿粉色洋裝的女孩就急匆匆的搶他在先將車攔下準備上車。

 

「呀妳給我等一下!」

「請問,怎麼了嗎?」

「這車是我先看到的,妳怎能中途殺出來搶車啊!」

「不好意思,可是我真的很趕很急。」

 

看著站在計程車旁的兩個人各自抓著車門的情景,李知勳眼看這一男一女就快吵起來,他正想向前勸阻,告訴李碩珉女士優先讓對方先搭車,那人卻招了招手燦著一張笑容朝著他喊了聲。

 

「哥時間快來不及,快上車!」

 

對於突如其來改變的劇情,李知勳原先還有些不解,但在搭上車後這個謎團才終於解開來。

 

那就是,這女孩其實是剛從大學平面設計系畢業通過面試徵選等繁複必經的新人洗禮,才正式進公司成為美編助理成為實習生。至於會參加這次慶生會,原因則是他們那區的總編要她去。

 

至於李碩珉之所以反應會突然急轉,其實是因他看見對方身上掛了張員工卡,才察覺原來和自己是同公司,要去的地點也是相同。

 

再來就是現在三人同時都在趕時間,他便告訴女孩要不如就一起去吧,然後在雙方達成同意後,就向李知勳招讓他過去搭車。

 

一路上三個人聊了不少公司裡有趣的事,不過大多都是李碩珉一人獨自演講。儘管與其說是發生的有趣事件,不如說其實是老鳥給予新來的菜鳥一些經驗談吧。

 

十幾分鐘的路程,因為下班時間的大塞車,三人所搭的計程車雖沒能來得及在六點半讓他們及時入場,但也完美的在十五分鐘內送他們抵達金社長所訂的那間酒吧門口。

 

付完車錢,李知勳走在後頭進到酒吧裡頭。

 

燈光昏暗的酒吧以及酒吧吵鬧的人聲,在李碩珉打開那扇門的同時,李知勳隨即就感受到什麼是所謂的聲色場所。

 

雖然他不是第一次到這種地方,但他強烈感受到金社長所訂的地點,確實和這四字很是符合。

 

也不知道待在這個地方已經過了多久,大夥們喝醉掛在那兒實在有些讓人看得難受,更有幾個公司盛傳的曖昧對象趁著已經到了尾聲的派對蠢蠢欲動。

 

李知勳扯了扯一旁醉意甚濃的李碩珉,打算先離開這個讓他感到頭昏腦脹的地方。

 

「知勳前輩,我來幫忙吧。」

 

一個熟悉的女聲在耳邊響起,李知勳聞聲看去,是方才和他們一到來的美編助理。

 

其實他也有注意到這女孩沒怎麼喝酒,所以一直保持著清醒的狀態。不過她這個決定是對的,畢竟女孩子家酒多喝,要是被那些人面獸心的傢伙拐去做些什麼那可就糟了。

 

「哦,好……那就麻煩妳了。」

 

推了推李碩珉,李知勳二話不說就和那女孩扛著半醉半醒的人,向金社長打聲招呼後出酒吧,在門口攔輛計程車報上那人家裡地址,準備先送醉意甚濃,根本無法走穩的李碩珉回去。

 

搭上車後,他順手取出手機瞅眼螢幕上的時間便收回口袋。現在已是十點,幸好出來的早,不然那酒鬼要是等會開口說要去續攤的話可就跑不掉了。

 

「呼──」

 

剛剛在送李碩珉上樓前,李知勳向司機提出先在樓下等他們馬上下樓的要求,司機也爽快的答應了在那兒等著。平安送李先生回家後,他們一男一女,便搭著電梯下樓準備離開。

 

其實他有發現,這女孩似乎在搭上電梯後開始變得有些扭扭捏捏,她似乎想說什麼卻又不敢開口。

 

電梯抵達一樓,噔的一聲兩扇門緩緩地分開來,女孩首先走出電梯門,走在後頭的李知勳加快點腳步走在前頭,畢竟大晚上的女孩子總是比較危險,所以護送過程他都得以安全為前提。

 

「真不好意思,還讓妳幫忙。」

「呵呵,不會,應該的。」

「妳家在哪,我先送妳回去吧。」

「等等,知勳前輩……」

「嗯,有什麼事嗎?」

「那個……那個我……其實我從進公司後,就一直很喜歡前輩你!」

「……」

 

站在公寓樓下出入口處,李知勳自然地和女孩對話,正當他準備推開門,女孩卻突然停住前進腳步注視著她,對他一臉嬌羞的告白了起來。

 

李知勳不覺得意外,他只是沒想到對方居然就這麼直接的表白,當下突然有點羨慕她的勇氣。

 

看著女孩臉頰泛上比酒精更加強烈的紅暈,頭低著向事做錯事般,緊張得抿嘴攪著手指頭。仔細地觀察女孩的反應,李知勳選擇稍做沉默。

 

因為他剛剛似乎看見權順榮的身影瞬間與這女孩交錯,雖然動作行為上有些不同,但是做錯事般低下頭攪手指頭的動作卻不約而同地相似。

 

就在感到驚訝的同時,也似乎有個聲音在他耳邊出現,他正說著───你既然這麼想他為什麼不試著去找他。為什麼不去找他。為什麼不試試───為什麼。

 

「我想時間不早了,司機也在外面等很久了,先回去吧。」

「難道,前輩已經有喜歡的人嗎?」

 

喜歡的人嗎?如果說向暗戀對象告白,但等了九年都尚未得到答案。還算嗎?

 

「……算、算是吧。」

「謝謝前輩,希望你們能幸福!」

 

女孩有些慌忙的朝著李知勳用力將身子彎成九十度標準鞠躬,轉開門就往外走。

 

她腳步有些快,李知勳跟在後頭送她上車,拿了鈔票交給在門口等候一段時間的司機作為感謝,然後附註一句請務必平安送她到家。

 

司機先生只是看著他笑了笑說,對女朋友真體貼呢,一定會平安送她回家的,接著拉上了窗轉轉方向盤往路口方向駛去。

 

站在原地,李知勳目送計程車遠離,深深地吸一口氣,再重重的呼出。

 

他漫無目的地走出李碩珉住的公寓所在的向弄到大街上晃著。深夜裡街上沒幾輛車經過,以這時間來說公車何止末班車,它早就已經進入休息時段等候明早上工。

 

遠遠的,他看見一個招牌才剛暗去,那是一間書店。

 

接著有個女店員從店裡走出整理外頭花車的書籍,然後一鼓作氣將花車順手推進已經拉下三分之一表示打烊的店裡。

 

女店員將花車推進店內後,又拿掃把跟畚斗走出店外打掃剛剛花車周圍的垃圾,並在結束打掃後將垃圾拿進店裡,末了拉下鐵門才算今日正式結束店面營業。

 

看著眼前的景象,李知勳待在那兒愣愣地注視了許久都未緩過神來。

 

一瞬間記憶就像一陣風似的吹拂上他心頭,撩撥開埋藏最深處的騷動。

 

李知勳忽然感到心中忽然湧現更多想回釜山的衝動,他想回去那個夏天,想留住他不讓他離開,想留住記憶,想讓阿姨回心轉意把爺爺的舊書店收回來。

 

他想做的事情很多,可卻因為想了太多而感到自己力不從心。

 

接著又走了好一段距離,他覺得有些累了,便走向遠方早經無人等待的公車站休息。

 

坐在公車站的木椅上,他在想,那女孩或許因為他的拒絕而難過得哭了。

他在想,要是他回去釜山說不定也會和那女孩一樣。

他在想,為什麼回憶可以一下子便影響他所有的思緒。

他在想,回憶真是個可怕的東西。

 

 

他在想,現在天氣真的好冷,自己是不是該回去了。


评论
热度 ( 31 )

© m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