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

ig:meowzmio

初戀 03 (HOZI)

『知勳、知勳!』

『哦順榮哥,怎麼了?』

 

他探頭從櫃檯瞧眼就倚坐在門前書櫃,距離自己不遠的身影。

 

那人手中拿的書,正好是李知勳現在手指在資料堆中所指到,一本名為<簡單動手做料理>的書籍。這是一本最近附近主婦踏進到店裡都會指定購買的一本食譜。

 

可能是因為這位老師傅名氣很高的原因,或是這位老師傅是主婦殺手的關係,所以這本書可以說是這附近主婦們人手一本,炙手可熱的熱門書籍。

 

他收起目光又低頭繼續點著寫有賣出書本與進貨書本數量的單子,然後隨口應了聲。

 

其實從那天權順榮把那本國內畫家作品專訪介紹,類似微雜誌內容的書交給李知勳保管後,他幾乎天天都會過來書店報到。

 

雖然在李知勳的眼裡看來,他似乎只是想來店裡舒適的吹著冷氣看免費的書,但他都會解釋說自己是來巡視,監督他是否有好好替他保管那本重要的書,然後順便來這裡解無聊幫忙他看店。

 

儘管李知勳剛開始半信半疑,但之後的一切都證明了權順榮說的並非假話。

 

他待在書店除了吹免費冷氣和看書外也確實都有幫忙。

 

像是學著拿進貨單或店內存貨單點書、幫忙搬書、幫客人找書,亦是和李知勳一起顧店時,坐在書店地板上小心翼翼地翻閱著一些可以試閱或無外膜包裹的書本。

 

偶爾李知勳會盯看那人忙碌身影,冒出要是沒有權順榮幫忙,每天一律千遍做這些機械化的無聊動作,也只是毫無樂趣的徒增無聊,有他在店裡做免費工,一塊工作還真不錯的想法。

 

不過有時當他一有這樣的想法出現,腦中就會自動聯想起剛開始因為權順榮勤快的幫忙,讓他落得輕鬆反而被爺爺以不勞動者不得食給念上一頓的事情。

 

鑒於有過這樣的經驗,之後他也就學乖,不管店裡有什麼樣雜七雜八的事情,除了需要第二個人幫忙才會讓權順榮幫忙,不然所有事情都一律由他親手包辦。

 

再說,這間店是他們家的。權順榮雖然說是想做點事來這裡幫忙,但他們既沒慰勞他的辛勞還讓他在這任勞任怨做白工,這實在太說不過去。

 

所以李知勳便堅持以上述那句,除了需要幫忙才會拜託他,不然一切照舊。

 

『你還記得上次我寄放那本書時,跟你提過那本書對我爸媽很重要這件事吧。』

『嗯,當然記得。怎麼了嗎?』

 

闔起手上那本人氣食譜放回書架推薦平台上。

權順榮走向櫃檯雙手撐著腦袋,看那個正在低頭努力工作的李知勳,朝著他笑了笑。

 

而那人則像是早已進入人無人打擾模式般,連頭也沒抬起瞧他一眼,僅是繼續對著手中單子,眉頭微蹙。

 

『其實那時我回了京畿道一趟把那本書找回來。』

『嗯。』

『原本想當天來回,不過因為遇到了朋友所以又在京畿道多留幾天。』

『哦,跟朋友玩啊?』

『才不,是在聊心事。因為有人剛失戀,所以就加入療傷聯盟,結果一下子就待了一星期。』

『然後呢?』

『然後回來這裡後,我跟我爸撒了謊。』

『呀!你怎麼可以為了玩就撒謊!』

『那本書。你也幫忙我撒謊啊……』

『……』

 

權順榮帶著十足把握自己有辦法能說服眼前的人,馬上鬆開一支撐著腦袋的手,指著擺在音響上的顯眼書籍。待指明讓對方明白,他又順的將手歸回原位,撐起兩邊鼓鼓地像是倉鼠的臉頰。

 

聽見權順榮的犯罪告白,李知勳馬上停下手邊工作瞧了他一眼,他壓根也沒想到自己居然也淪為共犯,因為這對他來說這簡直就是莫名的犯罪紀錄。

 

『其實我要說的不是這個。』

『那你想說什麼?』

『就是……我想請你來我家作客。』

『去你家?』

『是啊,懷疑嗎?』

『非常。』

 

語畢,看著尚未完成的工作,李知勳又低下頭繼續埋頭努力了起來。

 

見眼前不動如山的人,權順榮鬆開撐著腦袋的雙手,煩躁的偏著腦袋揉亂一邊的頭髮。他心想,雖然是被陷害犯罪,可既然罪都犯了,為何不犯到底。

 

所以他打算直接殺入主題。

 

『事實上,我告訴我老爸,我在釜山認識新朋友,他很熱情的邀請我到家裡玩一星期,所以我老爸現在想反過來請那個熱情的人到家裡作客。就是這樣。』

『……』

 

新朋友?熱情的人?

 

『……所以說,我就是你那朋友,然後你要我去你家幫你圓謊?』

『呃……基本上就是這樣沒錯!』

 

再次停下手中的動作,李知勳錯愕地抬眼看那正在求自己幫忙圓謊的人,接著沒有多加思考馬上拒絕就脫口而出,然後繼續手裡的工作。

 

早知對方會拒絕的權順榮也只好死纏爛打對抗到底,他打算說一句回一句,直到答應為止。

 

只不過他沒想到的是這個拉鋸戰會這麼長,直到他有些累了不想再你來我往的不要和拜託,他只好打出最後的王牌,把身段再放軟一點,再不然就……打可憐牌吧。

 

招數都要全盤托出了,他相信總會有一招中的。

 

『就是來吃吃飯住一晚而已,幫幫我啦。』

『就是不要,你去找別人!』

『我在釜山真的就只有認識你而已,你不幫我,我也找不到別人了……』

『……』

 

聽至此,李知勳也正好把手邊的單子寫完,雙眼向上一瞅又馬上放回手邊的資料上。

 

他再次確認一遍確定內容無誤,便順手攫起一旁塑膠桶內的黑色夾子,將單子整理好夾放進抽屜裡,接著稍稍整理檯面上凌亂的筆,才抬起頭再次對上那雙從方剛就一直注視自己的雙眼。

 

喔,中了嗎?

見那人嘴一張一合的似乎想說什麼的模樣,權順榮在心裡偷偷竊喜著自己的攻略成效了。

 

他將雙手握成拳狀撐在檯面上,將身子往前壓,把兩人距離拉近,死死的盯著那人看。而被這唐突的動作給嚇了一跳的李知勳則是下意識直覺反應,身子向後傾把兩人過近的距離拉開。

 

說真的,這張臉在他面前放大的瞬間,他的心臟就這麼的漏了一拍,然後狂跳了起來。

 

為安定下這莫名其妙的心臟,他深吸口氣,舉起雙手推開那人,無奈地開口。

 

『好吧,那我就幫你。不過僅此一次下不為例。聽見沒!』

 

至於聽到對方終於答應自己的要求,權順榮興高彩烈的又蹦又跳又歡呼的跑進櫃台,緊緊地給了李知勳一個擁抱,當然嘴裡還不忘說著謝謝。

 

『知勳!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啊!』

『別這樣,快放手!』

 

李知勳身體僵硬,雙手懸在空中,耳根子泛紅,嘴裡不斷嘟噥著放手。

 

『吶,現在就走吧。』

 

鬆開擁抱,權順榮嘻嘻笑沒了眼的看著李知勳那張驚慌失措的臉。

 

『不行!我還沒告訴我爺爺,而且現在我還得顧店。』緩下情緒,李知勳整整衣服說著。

『如果我說這已經經過李爺爺的同意,然後他老人也同意你今天提早打烊,也同意你來我家住個一星期呢?』

『你是什麼時候……』

 

見對方笑得燦爛的樣子,李知勳才知道自己已經落入對方魔爪中。看那人自信的樣子,他開始仔細回想起今天的事情,頓時才發覺這是權順榮早已佈好的陷阱。

 

可惡,原來這傢伙今天一來就上樓的原因就是為了這個!居然就這樣中招了,真不甘心。

 

『壞傢伙!』

『我才不壞。』

『壞傢伙!』

 

 

 

壞傢伙。壞傢伙。壞傢伙。

 

「哈啾───!」

 

才剛開完了下期內容的討論會議,李知勳就拖著沉重的腳步,帶著似乎快感冒的身子到茶水室去休息一下。

 

他今天開會時一直處於精神不濟的狀況中,再加上開會時腦中還不斷瘋狂跑過許多有關權順榮的事,他只覺得這就快把自己給逼瘋了。

 

終於,好不容易結束將近兩個多小時的會議能夠好好放鬆,他用手心輕揉正突突跳著的太陽穴,還替自己倒杯熱美式咖啡並找個位置坐下。

 

但屁股才剛貼到冰冷的椅子表面,鼻子用力一吸,眉頭微皺,腦袋稍微向後仰,就這麼打了個大噴嚏,而這噴嚏一打也瞬間把他的心神打得更加凌亂。

 

吸吸鼻子,從茶水室那面落地窗,可以見到烏雲蔽日、黯淡無光猶如他今天心情的天空,以及充滿各式高樓大廈的城市,其中還有映照出的自己,那糟糕透頂的模樣。

 

他看得出這張臉正反應著昨晚喝酒,加上坐在公車站吹風而晚回家休息的疲憊,與方才打了陣噴嚏後用手背揉過而顯得微紅的鼻頭。

 

李知勳雙眼呆滯地盯著自己的樣貌頓時失笑,看來果真很像一頭麋鹿啊。


『好了沒?』

『哪那麼快,再等一下。』

『那就讓我幫你啊,兩個人動作比較快。有句話說得好,一加一大於二。』

『我才不要你幫忙。』

 

管你什麼一加一大於二,每幫忙一次我就會倒楣一次,我才不要。

 

李知勳正用撢子撢著書櫃上的灰塵做最後整理,一旁的權順榮就像小跟班似亦步亦趨地跟在身旁,然後一邊嘟噥還一邊還順手把放得參差不齊,凹凸不平的書給逐一推整。

 

雖然李知勳說不要他幫忙,但他還是趁那人撢著櫃子上灰塵,沒空理會他的同時,在跟後面做起善後動作。

 

『哈啾───!』

 

走過前排書櫃的轉角,拿著撢子的人忽然停住了腳步,用力一個吸氣腦袋向後仰,手還來不及遮口,一個重重的噴嚏聲便從他口出發出。而且聲音還不小。

 

看來是灰塵有些太多造成的過敏反應。

 

『哈哈哈!』

『笑屁啊!』

『哈哈哈!』

『不然你來用啊,我就不信你撢完不會打啊噴。』

『啊噴?』

『噴嚏。』

 

在李知勳欲遮掩方言做辯解,耳邊卻又響起權順榮的笑聲。

 

他把撢子塞到笑得就要仰天倒地的權順榮手中,轉身就要去把櫃台那客人訂購的書作整理,可他想想這樣不行,便又折了回去把撢子給抽回,繼續把剩下的櫃子撢完才走回櫃台把書給整理好,然後走到門口朝著笑個不停的傢伙喊了喊。

 

『好了?』

『我要拉鐵門了,你再不出來就只能從二樓窗台跳下來。』

『切,你關啊,反正還有後門不是?』

 

後門?

這麼說也是,他把權順榮當成什麼人,第一天來這裡嗎?

 

這傢伙早就在這幾星期把這裡的地形摸個一清二楚了,閉著眼都能在書店裡繞上幾圈,然後走上二樓去繞一繞在下樓。

 

再說,要是現在他把門鎖了鐵門也拉下來,他還是能從後門離開。況且爺爺就住在這裡二樓,他在這裡待個兩三天根本不怕會餓死。

 

所以他李知勳剛剛說的那句到底是想威脅誰啊。

 

『不管,我要關門了。』

『好啦,馬上來了!小麋鹿!』

『……』

 

小麋鹿?你叫誰啊!

 

 

 

「哇~好可愛!這個小麋鹿是要送我的?」

 

門口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瞬間把李知勳的思緒給拉了回來。

 

透過玻璃窗他清楚的看見門口的李碩珉,而他對面是位長得一臉俊美,有著一張吸引人目光的漂亮混血臉孔,給人有些距離感的男人,此外還是流行雜誌部門的副主編。

 

他和李碩珉是同期進到公司,也是從工讀生做起直到現在副主編的位置,但似乎是流行雜誌部門競爭比較激烈,所以比李碩珉晚升到這個位置上來。

 

不過,關於這個,有件事情倒是讓很多人感到不解。

 

因為依這傢伙的能力看來,本該就是要坐上主編位置,但也不知為何他竟然主動放棄升上主編的機會,去要求當現在的副主編位置。

 

在那次的人事異動出來後,就有很多關於崔韓率的小道消息傳出。

 

而其中一個,就是關於他和李碩珉;他們都說,崔韓率是因為李碩珉的關係,所以才放棄當主編。

 

「嗯,看來很適合哥,所以就打算送哥了。」

「誒,崔韓率,該不會你又把人家送你的東西轉送給我?」

「不是。哥不要就算了。」

「我要!」

 

崔韓率寵溺的揉著李碩珉那頭微捲的髮絲,臉上還帶著一抹溫柔的微笑。看來這個消息是對的。

 

李知勳抿著就快冷卻的溫美式咖啡,瞥了的兩人一眼,感覺自己繼續待在這裡似乎不妥,便趕緊把剩沒多少的咖啡喝完,然後起身扔進垃圾桶裡,打算繞過他倆離開。

 

「哇啊~~原來你在這裡!!!」

 

 

 

走了十幾分鐘的路程,好不容易到權順榮他和爸爸在釜山所租的一棟獨棟兩層樓房子。

 

順手拿出放在口袋裡的鑰匙才剛轉開門,屋子裡就傳來一陣讓人垂延三尺的香味,還有中年男子的叫喊聲伴隨噠噠急促的腳步聲出現。

 

而這陣急促的腳步聲就在抵達玄關門口的同時緊急煞車。

 

『權順榮───!你怎麼又把手機放在冰箱裡!啊~原來旁有人!……你朋友?』

『哈哈原來在冰箱裡啊,難怪我找不到。嗯,就是我說的那個人。』權順榮邊脫鞋子邊說。

 

而站在後方的李知勳則稍微欠了欠身子問好,也脫了鞋子走進屋子裡。

 

『伯父您好。』

『哦~你好你好。哈哈,謝謝你那一週對我們順榮的照顧,釜山人真熱情啊。來來來裡面坐,等等飯就好了。』

 

權爸爸熱情的把李知勳帶到客廳那坐下,並將電視遙控給他,告訴他電視自己轉喜歡的看,接著又說了幾句感謝話,才離開客廳朝著正在廚房那大口灌進冰開水的權順榮喊聲,權順榮你給我過來。

 

接著他們父子倆就在廚房那說著手機放冰箱裡的事情。

 

居然把手機冰在冰箱裡。噗。李知勳朝著廚房那兩個人看了眼後,噗哧的憋著笑。

 

『李知勳,我們上樓!』

『臭小子,以後你把手機放到冷凍庫裡壞掉我不會再買新的給你!』

『老爸,你的馬鈴薯燉肉要燒焦了!』

『啊~我的馬鈴薯燉肉!!』

 

走在樓梯間看向廚房那慌張著手腳弄著正滾出泡泡的鍋子的權爸爸,他只是晃晃腦袋嘆了口氣。

 

不過看在李知勳的眼裡,果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看來權順榮遺傳是來自他爸爸啊。

 

『我爸真丟臉。』

『不會啊,我覺得很有趣。』

『有趣?那你是不是應該感謝我。』

『感謝你什麼?』

『讓你開心啊,哈哈哈。』

『切。』

 

讓我開心?我倒覺得看見你天天都讓我感到開心。

 

 

大驚小怪。

剛剛離開茶水室時,李碩珉在門口被嚇得大叫的聲音實在是驚為天人。

 

他預估,站在頂樓吸菸區的人或許聽見會以為有發什麼大事,馬上熄菸甚至丟了菸盒打火機,急著趕緊拔腿跑下樓慌忙的逃生。

 

「主編,這是久井大師剛剛傳來的傳真。」

「哦,先幫我放著吧。」

 

負責雜務的工讀生助理把資料放在桌上後馬上就離開。走回位置的李知勳首先查看了下自己休假的日期。居然還有三天啊。

 

放下桌曆,他仰著腦袋左右扭了扭,待舒展了脖頸上的緊繃後,他馬上低頭查看起久井大師所傳來的傳真。

 

傳真上頭寫了一些久井大師的活動事項。如果要說是活動行程,不如說這是久井所開出來的可採訪時段以及增加雜誌內容的參訪活動。

 

所以在看完之後李知勳便開始把採訪的時間表排出來,並交給負責這個採訪的採訪專員。

 

就在不知不覺中,外頭的太陽正站在正中間賣力的照耀著地球表面。

 

吃完午飯後,李知勳突然覺得好想睡。

 

他坐在位置上高舉著雙手一邊打著呵欠一邊伸了個懶腰舒展有些疲憊的身軀。揉揉有些沉重的眼皮心想,他果然是要感冒了啊,不然以往他都可以一邊忙著資料一邊撐過這個午休息間的。不過現在似乎不行了。

 

看來他是該好好的休息一會,然後今日提早下班去看一趟醫生的。



评论
热度 ( 32 )

© m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