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

ig:meowzmio

初戀 04 (HOZI)

待在權順榮的房裡,其實感覺滿輕鬆自在的。因為在他的房間裡擺滿許多不同類型的書籍;有漫畫、畫冊還有些小說跟一些食譜以及史冊等各式書籍。

 

正因如此,才使得他待在這裡就好似跟在爺爺書店裡一樣親切,而感到自在。

 

房間的主人在進房後首先就攫起擺在床上的漫畫,跳上床鋪開始看了起來。而客人李知勳則專注的在一旁查看書架上的書籍,像是個考古學家似的,認真專研起這傢伙的興趣到底是什麼。

 

只是他研究了老半天,由於櫃子上的書種類很是甚多,範圍也很廣泛,所以在這個研究的最後他並沒得到任何答案或是結論。

 

不過他不得不說的是,從房間裡的書籍看得出,這個人很喜歡閱讀書籍。也難怪,難怪權順榮總喜歡坐在書店裡翻著那成堆的新書,耐下性子把書看完。而且閱讀的速度也很快。

 

看來就是透過這些書籍訓練出來的啊。

 

『知勳,你不拿一本書坐下來嗎?』

『沒關係。』

『那隨你啦。』

 

或許是接受了那人的建議,最後李知勳還是挑了本看來似乎有些有趣的漫畫,盤著腿坐在地板上背部倚在床邊看著。

 

安靜的環境中沒有人說話,書本在翻頁時發出的唰聲在此時特別的大聲。

 

就像書店裡無人時,權順榮在店裡認真的閱讀著書上每字每個段落時一樣。一聲兩聲三聲。每個聲音都劃過只剩安靜的空氣,像是代替拿著書的人告訴他書裡的故事有多麼有趣精彩。

 

偶爾,李知勳會在櫃台那看著那人坐在店裡的一角露出一半的身影,並沉浸在享受著聽著那人翻閱手中書本的聲音。

 

『知勳?知勳!李知勳!』

『……哦,怎麼了順榮哥?』

『起來吧。飯好了,我爸剛才都喊破喉嚨了。』

 

嗯?破喉嚨?

李知勳的腦袋突然有些轉不太過來,過了半晌才口開。

 

『哦,哦嗯。那走吧,下樓吃飯。』

 

晃了晃還殘留睡意的腦袋起身。方才拿著書倚在床邊時,不知不覺中就在眼皮一沉,不可抗力的跌進夢鄉裡。

 

李知勳放下手中那本描述著一家人爆笑故事的漫畫書,正要跟上權順榮的步伐離開房間時,撐在床鋪的手邊滾來一個粉綠色圓筒筆盒,他忽然發現床面上多了本黑色素描本和散亂的筆。

 

權順榮會畫畫?

這個疑問隨著看見素描本浮出的同時,卻在房間電燈趴嚓被權順榮關上的同時強迫結束。

 

看著權順榮伸手關門的側臉,李知勳又想,說的也是,人家父親可是畫家,這樣的興趣就跟遺傳一樣總會有所影響。

 

所以權順榮會畫畫,這也不是什麼特別讓人像是看見社會頭版似值得感到驚訝的事情。

 

『看來我老爸已經把拿手好菜都拿上桌了。今天晚餐應該會很豐盛。』

『這樣……』

 

啊───────!

 

話還沒說完,李知勳一個沒注意,便撞上了因為聽不清楚他說的話,站在樓梯口回頭等待的權順榮。兩人就這樣一咕溜的伴著尖叫聲從木製樓梯上摔下樓梯口轉角處。

 

聽見巨大聲響的權爸爸先將手中熱湯放上桌,便趕緊把手套脫去跑往樓梯口處往上瞧,查看樓梯間的人。

 

『你們沒事吧?』

 

摔成一團的兩人姿勢有些曖昧。

 

李知勳的姿勢正好能看見站在樓梯口的人影,所以他便笑了笑忍著被人壓著的痛,首先回覆權爸爸的問話,喊了句我們很好,沒事、沒事,這樣的話。

 

不過慶幸的是權爸爸只是說句,沒事就好趕緊下來吃飯吧便離開了,不然看到他兒子跟這個偽熱情釜山人的姿勢可能會受到驚嚇。

 

因為當人肉墊的李知勳上方的是權順榮,他們倆的位置正好一正一反。不對,這麼說來似乎不太精確。要是以精確來說,是權順榮的腦袋躺在李知勳下腹部。

 

而原先雙腿是在肉墊腦袋旁的權順榮,因為注意到爸爸的腳步聲所以趕緊將身子稍轉了個方向,把望向腹下方向的尷尬腦袋轉向可以看見對方臉的方向,朝著他噓了聲要他保密。

 

理所當然,李知勳也理解。

 

『哥,好了。』

『呼~!』

 

在得知爸爸離開樓梯口後,權順榮才扭著有些摔疼的身子坐起,也順手幫忙拉了一把讓李知勳也起身。

 

『其實我在樓梯間摔過幾次,要是再被我爸唸我想我會消化不良啊,哈哈哈。』

『權順榮,你也真是……』

『啊!我們來比賽看誰先到樓下,誰晚到誰洗碗!』

『呀!太狡猾了!』

 

 

 

中午休息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李知勳從辦公桌醒來後不斷的埋怨著為什麼休息時間這麼短。不過,他現在倒是能夠感受,趴在辦公桌上睡到不甘願醒來的美編文編等人心中的思緒了。

 

因為睡的正好,卻被公司那午休結束的聲響吵醒,說真的確實相當不爽。

 

「辛苦了,我們主編大人。」

 

正當李知勳正搖晃著腦袋試圖讓自己醒來的同時,李碩珉端著兩杯熱騰騰的咖啡走了過來,說了句給你醒醒腦袋的,並放下其中一杯。

 

而他似乎是因為崔韓率的關係,相較於早上在會議室裡和自己一樣死氣沉沉的,現在所呈現模樣就像是大病痊癒般身心通體舒暢的愉快。看來他倆晚上應該有安排不錯的活動。

 

「找我有事?」

「呃……沒有啦,也不算是什麼事……」

「那就是沒事,我要去洗把臉了。」

「唉唉唉,哥等等!是有些事情啦。」

「哦?那有事就直說吧。」

 

 

 

晚餐時間其實都在聽權爸爸說他兒子的壞話。

 

光是把手機冰在冰箱裡加上今天就有兩次;有時還會把自己的臉放到冰箱裡吹冷氣,然後害得冰棒開始融化;還有不管是在京畿道的家還是搬來這裡,他都有恍神從樓梯間摔倒的紀錄。

 

所以權爸爸表示,剛剛看見摔倒在樓梯間的人是李知勳時,有些感到訝異。

因為他以為權順榮又摔了個狗吃屎。

 

『原來如此。辛苦伯父了。』

『呀!你什麼語氣啊!』

『哈哈順榮這孩子本身就很讓人擔心。你別看他這樣,他雖然活潑,說起話來有點不經大腦,喜歡做些怪事,但其實他滿怕生。所以當他說有朋友請他到家裡做客玩一星期,其實我很開心呢。』

『老爸!幹嘛說這些!』

 

語畢,權爸爸還伸手寵愛般的揉揉權順榮正低著頭扒飯的腦袋瓜。

 

『多謝你那一週對我兒子的關照。希望他沒有什麼冒犯你的地方。』

『不不不,伯父您客氣了。我才要謝謝伯父做這一桌子美味的好菜好湯請我吃呢。伯父的手藝最棒!』

 

說完李知勳還不忘朝著權爸爸比了個大姆指讚賞。

 

『你這孩子真可愛。哈哈哈。既然這樣,那多吃點吧,廚房裡還有一鍋蔘雞湯!』

『老爸,你以為我們是牛啊!』

『多吃點長得快嘛。哈哈哈。』

 

這對父子感情之好,李知勳看的出來。老實說他看著其實有些羨慕,能和家人有向朋友一般的感覺這對他來說是有些困難的。對人要有禮貌也要尊重對方,對長輩更必須畢恭畢敬這是他父親教他的。

 

所以對他來說,在家裡就像是有階級區分般,導致他有些難以和父親對話像是權順榮和權爸爸這般對話。不過反之,他倒是和母親感情不錯。

 

說到這個,權媽媽呢?

 

晚餐結束後,權爸爸丟了句我有靈感桌子麻煩你們整理,便溜進一樓畫室裡創作去。

 

在他打開畫室那扇木門時,李知勳稍稍往裏頭瞧了眼。房間裡滿是畫作,而且看來都像是大師級的作品。色彩繽紛炫目。

 

門在關上的同時他也將目光收回桌上,幫忙著整理滿桌子沒吃完的食物。

 

『我就說不要做這麼多會剩下,就不聽。』

『不過你爸的手藝真的很好啊。』

『哇~還好我爸進去畫畫了,不然他聽你這麼說一定會高興的尾巴又翹起來。』

『哈哈哈。』

 

止不住的笑意從嘴邊流出。

李知勳用手臂摀著嘴角笑著,不過很快就被權順榮依據笑什麼笑快幫忙給制止。

 

雖然說被制止,但也只是停止他的笑聲從口中竄出罷了,他的嘴角還是帶著笑意。

 

收拾完餐桌,一切整理乾淨後兩人就待在客廳那兒轉著電視看著。可似乎是電視節目都沒什麼好看的,所以他很快就將電視關了,準備上樓。

 

上樓前,權順榮還看了時間泡杯茶送進畫室裡才和李知勳兩人上樓去。

 

『我爸說先洗澡。』

『洗澡?』

『嗯。』

『可我沒帶衣服……』

 

李知勳雖然表現得冷靜,但內心正在因為自己忘了帶換洗衣物而大崩潰中。

 

『哈哈哈不過就是衣服,這問題不大啦。』

 

語畢,權順榮笑了笑稍微將眼前的人全身上下掃過一遍,便很快就到衣櫃去挑了套睡衣給他,另外還貼心地附上一件免洗內褲,並告訴他如果沒錯這大小應該合適。

 

聽完那番話,李知勳聽耳根子有些發紅,心想什麼跟什麼。不過當他洗完澡後穿上權順榮準備的那件免洗內褲時,忽然感到訝異。大小居然真的剛好。

 

真有眼力。呃,不過現在好像不該想這個。

 

穿好衣服後,李知勳便進房朝著正在床上畫畫的人喊了聲,只見那人急忙把畫冊闔上,然後收拾好用具起身拿了換洗衣物到浴室去。

 

在出發去浴室前,權順榮還拍了拍正盯著床上那本素描本的李知勳肩膀說,就說剛好吧。然後才走出房間前往浴室去。但與其說是前往,不如說是逃到浴室。

 

因為他看見了那人的耳根子在那句話後瞬間通紅,接著身後便傳來他的怒吼聲。

 

『呀!』

 

 

 

李碩珉剛剛支支吾吾的說了什麼來著───崔韓率希望能轉到這裡來,希望主編大人能幫忙───所以這傢伙這麼愉悅地拿來咖啡就是為了這個啊。看來這兩個人不單是在交往,是在熱戀。

 

真不想幫忙。這種熱戀中的人最可怕了,到時候幫完後又分手會不會拿他當罵話呢。李知勳雖然這麼想,但還是呀地喊了一聲後,緩緩情緒點頭答應。

 

畢竟還是朋友,既然做得到就幫吧。不過條件就是別在這裡閃人,不然他可是會拿他李碩珉來開刀。到時候被弄出去的不是崔韓率而是李碩珉。

 

「李知勳你超棒!!」

「放手啦!李!碩!珉!」

 

 

 

在準備睡覺時,李知勳舖了備用床墊睡在權順榮床邊。可即便窗戶在一旁吹進夏日涼風還是讓人熱睡不著。床上的人翻了幾次身,最後還是面向能見到床下李知勳的位置,啟口朝那人喊了聲。

 

本就熱得有些難入睡的李知勳被這麼一喊,便張開雙眼給聲回應後,翻過身看著床上的權順榮。

 

『你是不是有好奇,沒看見我媽這件事?』

『是有好奇,不過我認為這是私事,不是我該隨便了解的。』

『不過我想告訴你。』

『那你說吧。』

『我媽和我爸離婚了,原因是因為我爸是畫家收入並不穩定,吵了很久最後還是忍到我要上大學才離婚。』

『原來。』

『不過離婚也好,這樣至少耳根子清靜。』

『嗯。』

 

在權順榮像是終於把心裡累積已久的事情說完後,他忽然呼口氣後哈哈的笑了起來。

 

他捉過床邊的枕頭緊抱,然後說句李知勳壓根也忘了這回事的事情,就是明天是學校分發結果公布的日子。

 

李知勳聽見的同時差點從床墊上跳了起來,但他只是將落在權順榮床邊的視線,改到天花板已經暗去的燈泡上。

 

他們倆聊了對方所選擇的學校,並預祝對方明天能夠看見自己所選的學校的入取通知,最後才互道晚安準備入睡。

 

隔天早上入學通知準時送達,但卻造成權順榮與爸爸兩人戰爭的開始。

 

因為權順榮所選的學校是一間藝術大學,連科系也是他父親最不希望他選擇的美術系。後來權順榮變為此賭氣的躲到書店二樓,和李知勳一起擠在一間小房間。

 

李知勳問過他,為什麼要選自己家人反對的科系。他說,他因為喜歡所以即便是反對也沒辦法阻止他的選擇,選了後悔總比不選來的對心裡有交代。

 

而這句話瞬間像是打醒了李知勳似的,在他的心裡丟了一枚炸彈轟炸他的想法。那總是遵照著家人期盼做出選擇的想法。

 

以及,在他心裡安靜無聲,卻不斷昇華成愛情的這段友情。

或許他是在告訴自己,他該勇敢地為自己做選擇。不讓自己後悔的選擇。

 

即便是現在亦是如此。

 

 

權順榮,你一定不知道吧,你那一句話影響了我多少的選擇與想法。

 

站在車站等待的心情讓李知勳緊張得心裡忐忑不安。

因為這趟回去久違的釜山居然是為了舊書店被賣掉而去,他不禁也感到一陣難過與低落。

 

畢竟那兒收藏了許多的回憶,不論是爺爺或是權順榮還是暑假,他所有的美好記憶都在那兒,可現在卻一併被人買去。似乎顯得有些不值錢。

 

所以他想回去,回去把他的回憶保留得更深,更深。

 

因為你,即便裏頭還摻著難過的回憶,對李知勳來說也都是最值得最寶貴的最珍貴的無價收藏。

因為你,所以值得。

 

 

權順榮。


评论
热度 ( 29 )

© m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