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

ig:meowzmio

偶 (HOZI/短篇/完結)

今天過的好嗎?

 

「是的,我今天過得很好。」

 

今天過的好嗎?

 

「是的,我今天過得很好。」

 

今天過的好嗎?

 

「是的,我今天過得很好。」

 

今天過的好嗎?

 

「是的,我今天依然過得……很好。」

 

很好。很好。很好。

 

托你的福,我至今依然過著這樣自問自答的日子。

 

拔下耳機,音樂似乎從耳機那小小的孔洞中一分一秒的外流至外頭空氣中,混和成為一股奇妙的氛圍。

 

那重複著,只有你聲音的問句。

 

--今天過的好嗎?

 

你,今天過的好嗎。

 

點下暫停鍵,僅僅幾秒音頻地音軌在中間暫時停止滑動的動作。

 

收拾好耳機線與方才陪伴著自己,尚還留著手心餘溫的音樂撥放器,小心翼翼的走下床鋪移動腳步前往窗邊,伸手將窗戶緊緊地關上並鬆開固定在左右兩側的窗簾,唰地緊緊拉上。

 

從抽屜裡拿出剪刀,離開所待房間走往僅一面牆之隔的房門前,伸手握住冰涼門把轉開那扇許久未開的門扉。

 

喀咔。

 

你知道嗎,最近鄰居們總會向我抱怨,讓我不要總獨自撐著傘站在大樓樓下門口無意義的站著,他們經常背地裡談論我,張著嘴掩著口我的壞話,這些我都知道。

 

不過他們從不知道地是,每當從他們口裡吐出一絲絲埋怨地負面空氣,只會不斷地不斷地讓我變得更扭曲。

 

只會變得更加地扭曲而已。

 

歪歪扭扭地。參差不齊地。不斷地生長著。

 

我甚至可以想像,若當我沒有撐著傘出門,那些負面空氣只會將我沾染地多麼地歪扭,然後在我身上任何一處開始展放出一朵朵華而不實的美麗花朵。

 

一朵朵、一朵朵地,綻放著。

 

帶上那扇門後嫻熟的拿起火柴盒點燃這兒櫃架上地蠟燭。

 

此時的我,那名為邪惡地藤蔓正悄悄地蔓延在我身上各處,身上正開始優雅綻放著那一朵朵華而不實,充滿著負面能量的邪惡花朵。

 

比起外頭那負面地空氣,這兒地一切似乎充滿更多那能讓花朵們吸收滿滿養分,然後充滿能量般肆意地在我身上綻放。

 

美麗的、華麗地,綻放開來。

 

就像是你的聲音一樣,比起毒品還要更加地令人上癮。

 

甜膩地,就像蜂蜜一般。

 

「今天,你也過的好嗎?」

 

剪開綑綁在那手腕上地繩索,白皙的皮膚下殘留著繩索的痕跡。


你美麗的眼珠透過窗外暖和地藍色月光照射以及房內微弱的燭光照映下,變得更加晶瑩剔透,猶如寶石般閃閃發光,十分耀眼。

 

透過忽明忽滅的燭光,難得伸手轉開一旁舊書桌上的檯燈。

 

我從未在這房裡開過燈,也許是因為早在許久之前這兒地燈泡早已壞了地關係,又或許只是單純不喜歡在這房裡開燈罷了。

 

「多虧有你,我今天,過得真的也很好喔。」

 

比起幸福更加幸福的感覺就是這樣了吧。

 

放下握在手裡的剪刀,雙手緩緩地撫上那張精緻的臉龐,然後親吻。

 

當你成為我地人偶第九百三十七日,我又再次地忍不住在聽了你的聲音後,親吻了你。

 

親愛的你,可以開口再次地問問我,問問我今天過得如何好嗎?

 

總是聽著只存在耳機裡你的聲音,只存在錄像機器裡你的身影,在我眼前永遠只有一張相同神情人偶一般地你,不過就只是存在於我腦袋裡地虛幻想像。

 

而我,卻真實地可怕。

 

抹去那張美麗唇瓣上頭沾上地口水,握住那蒼白的、骨節分明的手指,緊緊地十指相扣,安靜地坐在一旁。

 

就好像自己也是一具連話也不會說,連表情也沒有,就連心跳也不曾擁有地人偶般。

 

然後,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綻放開的花兒一朵朵地開始凋零了,藤蔓也枯萎鬆開緊緊纏繞在身上的所有力氣——所有都消失了,全都消失了。

 

存在我身上從來不會消失地惡,只有你能讓它出現又讓它消失。

 

只有你。

 

知勳啊,你會變成像我一樣的人類,又或者說,也許我也會相同地成為人偶呢?

 

--回答我吧,回答我。

 

抑制不住的瘋狂想法,在控制力無法承受自我的思考運作下崩解。

 

單方面的喘息聲,燭光與檯燈照射下,倒影在牆面上的身影正擺動著發出喘息聲該有的詭異頻率,帶著肆意的親吻與肆虐般的衝擊。

 

可儘管如此,名喚為知勳的人偶依然張著晶透的眼眸微笑著。

 

他安靜的,安靜的接受那闖入體內的衝撞,毫無敏感的啃咬、親吻與愛撫,以及絲毫也不溫柔的噴灑。

 

在體內,在臉龐,在身軀,在四肢百骸。

 

燭火隨臘溶解碰觸一旁地易燃物蔓延燃燒起周圍的物品,檯燈閃爍著微弱光線,啪吱啪吱地熄滅了光芒。

 

當夜晚,成為鮮紅怪物吞噬的美食,成為恐懼之時,此時的我卻感到無比的幸福。

 

不,應該這麼說,現在的我不在那充滿惡能量的地方,而是身處在周邊是一片美麗花海的大樹底下。

 

身邊的美麗花朵們正隨風搖曳著身姿,陽光則不顧樹陰遮掩溫暖的灑在我身上,一切看來都是如此平和,美好。

 

「喂喂……」

 

而你,

 

「一直躺在這裡是會感冒的笨蛋。」

 

你?

 

「快起來陪我一起玩!」

 

是你嗎。

 

「知勳?」

 

幾乎是不可思議的原地那樣跳了起來,當我抱著他感受到那股溫暖的體溫以及他一如既往的溫柔聲線,心臟簡直不可思議地蹦跳著就快衝出胸口。

 

胸膛裡滿滿的是那股暖流暢快地在身體裡流動的感受。

 

「幹嘛大驚小怪的,你真奇怪。……喂喂,我說你,發生什麼事了嗎?」

 

知勳拍拍我的腦袋,他嘴裡念念有詞地說著你真奇怪這樣的話。

 

可卻又正如他所說的一樣,這一切確實十分的奇怪,知勳不該是人偶嗎。

 

難道……

 

「今天過的好嗎?我親愛的,主人。」

 

今天過的好嗎,你。

 

你的雙手、身體所有的部分都猶如黑洞一般將我吞噬,一瞬間,眼前的一切全都被捲了進去,並將所有思緒攪在一塊兒。

 

所有的東西瘋狂混亂的攪和在一塊,畫面看來就像老舊的電視失去畫面模樣般,沙沙的帶過所有人生不同風景,最後停留在煙霧迷漫鮮紅的世界裡,然後漸漸地消失殆盡。

 

就如同人偶一般。

 

最後安靜地、緩慢地、消逝地,一切又回歸到原初那美好地大樹下。

 

風輕輕地吹撫在臉龐,身周傳來一陣陣因風吹拂而使花草、枝葉相互碰觸沙沙作響地聲音,與那句來自你溫柔嗓音地問候。

 

「順榮,今天過的好嗎?」

 

還有你溫暖的笑容,以及你朝我伸來將坐躺在從樹下的我牽起地手,和那嘲笑著我頭髮沾上幾片落葉地笑聲。

 

「嗯,我今天,過得很好喔。」

 

你,和我,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不過今天我過的不是很好,因為今天我啊……」

 

比起真實還要真實地存在於現在。

 

已經,沒有什麼比這再美好不過的事情了,對吧。

 

 

END

评论 ( 1 )
热度 ( 16 )

© m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