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

ig:meowzmio

鑰匙與 樓梯間親吻 (珉佑/微碩寬/短篇)

《雙人時光系列 》_04. 鑰匙與 樓梯間親吻_珉佑(微碩寬)  

 

全圓佑將自己反鎖在家門口外。

 

這件事的發生得回朔一刻鐘前接到李碩珉的電話,說是來將夫勝寬交給他們保管的鑰匙取回時——順帶一提,夫勝寬正在賭氣,嚷著要回濟州島。

 

李碩珉也不差,前一天怒了說出「不要回來」這樣的話,但隔天知道對方躲藏所在很快就追了過來,只是這回夫勝寬看來似乎真是心意已決。

 

手機關機,還打算大清早偷偷摸摸離開——只可惜被起床上廁所的金珉奎逮個正著。

 

於是金珉奎就這樣開車帶著說要搭船回濟州島的弟弟兜圈子,讓傳來可憐兮兮貼圖與訊息說對方關機無法聯絡,想道歉的傢伙有充分的時間準備將人帶回。

 

而收到通知的全圓佑則負責通知李碩珉地點並將鑰匙交到對方手裡。

 

儘管他們也不是第一次吵架,但論嚴重程度,氣到關機回濟州島還是頭一遭。

 

金珉奎那傻小子雖是很有義氣幫忙,可天知道他花一上午開車殺時間是否有效,也許早就跟著到了濟州島去也不一定。

 

坐在便利商店裡,全圓佑慶幸自己出門時有忽然想吃點什麼,抓了手機和錢包下樓。

 

要不然他就只能呆坐在這兒聞著食物香氣自虐的等待,又或者像是被趕出家一樣蹲在門口,乾巴巴瞅著電梯等自家戀人回來替自己開門。

 

只是到目前為止,他都還未告知對方他不小心將自己關在家門外的事。

 

大概是礙於面子問題——畢竟這件事也不是頭一次發生了。

 

況且距離上回也不過一週的時間。

 

所以自己對鑰匙健忘的程度到底有多少,這件連全圓佑本人也不得而知。

 

他只知曉,打自搬家後習慣了直接將外門鎖起關上下樓的便利,可就怎麼還是沒習慣帶上鑰匙出門——也許是過去都和金珉奎一起出門上班慣了的關係。

 

現在隨調派換了上班地點,時間也因工作部門不同而錯開出門順序,偶爾就會發生這樣的失誤。

 

不,更正一下,這已經能夠算是一週一回的失誤了。

 

而這周卻又好巧不巧就發生在最不確定的時候。

 

況且方才交給李碩珉的時候,他還沒發現自己忘了帶鑰匙就出門這回事。

 

大概是誤以為拿了的鑰匙就是家門鑰匙的關係吧——明明同為鑰匙可內容物不同。

 

自己的那串鑰匙上可是掛了串和金珉奎手邊鑰匙是一對的鑰匙圈。

 

嘛,這是個題外話就是了。

 

現在最重要的是,該如何問問他的室友何時回來,卻不被發現自己沒帶鑰匙這件事。

 

你在哪裡?不,這聽來就像查勤的女朋友;你跟去濟州島了?嗯,同上;我在附近便利商店等你回來?這聽起來太明顯了;你回來了嗎?聽起來像是心情不好一樣。

 

無論哪種問法都似乎很糟,幾乎都擺明著彰顯自己沒帶鑰匙的事。

 

也許與迂迴的問法相比,直接告訴他或許會比較好。

 

正當全圓佑拇指在手機螢幕上猶疑的同時,螢幕亮了並且震動唱起設定的歌曲,張狂得彷彿是頭打算吃了他拇指才過癮的野獸般。

 

至於因為手機響起而驚了跳的人則差點沒從椅子上蹦起身來——使他蹦起身的原因不外乎是螢幕上亮起的"奎"這個稱呼和那張自信的自拍照。

 

「……」

 

當他打算劃開螢幕接聽之時,手機的歌曲卻隨震動停了下來,顯示照片與名字的畫面很快就成為一條顯示未接來電的通知。

 

全圓佑有些失望的盯著暗去的螢幕上倒映的自己。

 

下定決心回撥時,手機又響了——來電者依然是他的室友。

 

「喂?」

 

這次他毫不猶豫的滑開接聽,並像是找到救星般感動聽著話筒那端傳來的熟悉聲線。

 

「哥,事情解決了,他們和好並且回家去了。」

「誒?他們怎麼回去的?」

「我送他們回去的。」

 

明白會被這麼一問的他,語氣裡充滿著疲憊與無奈,沒忍住就小小的抱怨了起來。

 

「真是受不了,一路上都讓人無法看後視鏡,或許以後得禁止他們搭我車才對。」

「哈哈哈。」

「於是,在結束外線任務之後,我來完成本線任務護送我的室友回家了。」

「……」

 

聞言,全圓佑忽然的沉默了下來,他愣了愣,起身探頭從落地窗左右張望店外,搜尋那個說要來接自己的那個人。

 

「喂?」

「……」

 

他們誰也沒掛斷電話,因為他們各自都很確定對方都還在話筒旁。

 

「哥,我知道你又忘記帶鑰匙出門。」

「咦!」

 

對話筒喂了個老半天對方都實行緘默權,金珉奎便將自己猜到的事情說出來,並明顯的聽見話筒另一端傳來毫無疑問的驚呼聲。

 

本來只是經過便利商店看到室友坐在裏頭,打算驚喜的來個愛的接送,但想想這似乎有些不對。

 

全圓佑下樓將鑰匙交給李碩珉是三小時前的事,再說了,依他的個性就算到便利商店也很難得會坐在那裡用餐,大多是買回去配遊戲享用。

 

所以由此可想而知,他又將自己鎖在家門外了。

 

這個迷糊的室友,令人無法忽視想欺負的哥哥,似乎有些過於依賴自己的戀人,無論何種姿態,都令他感到深深著迷,想握起他的手抱進懷裡負責一輩子。

 

當然,只要他能多幫忙做點家事就好。

 

嘛,話說回來,這次李碩珉和夫勝寬吵的事情其中一點就是這個,儘管吵了個不可開交最後還是和好如初——這算是見識了所謂「人因愛而偉大」這件事了吧。

 

除此之外還有包容。

 

沒有包容,有愛也會覺得累。

 

嗯,但這是提外話就是了。

 

現在最重要的是,他的室友握著手機一語不發的坐在便利商店裏,除了時不時傳來店內音樂聲或是特色的開門音樂之外,就是他的噴嚏聲。

 

雖然有趣的是,他壓根沒注意到自己也在店裡這件事,只是不斷探頭探腦的往外瞧。

 

儘管沒准他會發現自己也在這裡的事情,但依這哥過長的反射弧,或許等他發現還不如主動出現較來得快些。

 

所以金珉奎繞過躲藏的食物架,走往全圓佑身後,拍拍他的肩膀,「哥。」

 

然而那人只是呆愣愣的轉過頭來,疑惑的看了半晌才驚訝狀的反應過來。

 

「你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裡的?」

「真要說起來,是第二通打電話給哥的時候。」

「誒?我居然沒發現。」

 

金珉奎笑了笑,感到習以為常的他並沒訝異或將對方沒發現自己這事放在心上,只是切斷通話在那人身旁位置落座。

 

「哥,要回去嗎?」

「當然。」

「那我們今天爬樓梯上樓吧。」

「樓梯?搭電梯不好嗎?」

「節能減碳。還有哥太久沒好好運動,老坐在那玩遊戲看書,得運動一下才行。」

「誒——」

「光誒沒用,不然哥就待在便利商店,我先回家啦。」

「……」

 

全圓佑沉默了半晌,儘管十分不願意,可最後還是無奈的點頭答應,然後收拾著桌面垃圾便隨金珉奎往樓梯間走去。

 

綠色逃生門上貼著一張節能減碳,期望大樓住戶多利用樓梯的宣傳單,只可惜大部分的人都習慣了便利,何況居住的樓層也是個大問題。

 

他有些慶幸自己就住在九樓——因為在這之上還有另外的十一個樓層。

 

要是住在十樓以上他可能打死也不肯答應走樓梯。

 

雖然現在也沒多大的意願就是了。

 

透藍的燈光,逃生標誌在每層樓明顯的亮著,貼著樓層數字的卡片好像打從開始就沒增加一樣,塗抹白亮油漆的樓梯間除了他們的腳步聲之外就沒有其他人在此走動。

 

才爬了三層樓,全圓佑便已經上氣不接下氣,這讓金珉奎有些哭笑不得。

 

「哥,這才三分之一而已。」

「三分之一……還有六層?搭電梯吧。」

「不行!你都答應我了。」

 

聽聞他停頓了會兒,最後只是喘了喘在樓梯上蹲下,「那就讓我休息一下。」

 

「好吧,那等等就一口氣爬完六層!」

 

努努嘴,金珉奎走下階梯在全圓佑身邊陪他稍作休息會兒。

 

「我沒體力一口氣爬六層。」

「一次爬上去才不會累,像這樣一層一層休息會爬不完。」

「嗯。」

 

急促的呼吸起伏逐漸的緩下,身旁的人明顯已經沒了方才那般的氣喘吁吁。

 

樓梯間很安靜,安靜的只聽得見他鞋底在底板上磨擦發出的沙沙聲,還有呼吸聲與逃生標誌燈號發出的啪茲啪茲聲。

 

因為坐得近,肩膀總會無意間碰觸,金珉奎抿起嘴唇用眼角餘光瞥看全圓佑的側臉。

 

「哥,這裡,現在可以嗎。」

「……」

 

注視著那人舉起食指在嘴唇上輕點兩下的模樣,他楞了半拍隨即搖頭晃腦拒絕。

 

「現在沒人,一下就好。」

「拒絕。」

「一下子!」

「不行。」

「那哥主動。」

「……」

 

看著將臉湊過來的人,全圓佑只是反射性的往後挪了些,抿起嘴唇思了思,無奈看那決心不親一口不作罷的傢伙,只是輕歎息後舉手捧住對方的臉蜻蜓點水的覆了上去。

 

但是落到敵人計謀裡的他,很快就反被單手抓住後腦勺,摟住腰際得寸進尺的親吻。

 

「……喂……金……」

「好,就這樣。」

「……什麼就這樣?」

 

一切都相當突然,唐突的十分怪異。僅差零點一秒就要順了對方的意,接受親吻的全圓佑只是詫異的看著起身走上階梯的金珉奎。

 

「咦?」

「剩下的,我們到家之後再來。」

「……」

 

啊啊,原來這股奇怪的感覺就是這個。

 

努努嘴,全圓佑不服,自己爬樓梯就要榨乾體力,回去還要再被吃乾抹淨,人生目標就是節能減碳,不浪費不必要體力的他很快就走下樓往綠色大門走去。

 

「喂!」

 

看室友怒氣沖沖地走出樓梯間,金珉奎很快就邁開長腿追了上去。

 

「哥,怎麼了?」

「不做沒必要的浪費。」

「什麼沒必要的浪費?」

 

斜睨了眼,全圓佑隨電梯門開的同時走進裏頭,點下樓層狂按著關門鈕。

 

「怎麼了嗎?」

 

腦袋有些轉不太過來,看電梯就要抵達九樓,金珉奎拿出鑰匙卻沒留意就讓一旁的人給攫走,更在電梯門開同時被拉著手徑直往門口走去。

 

「要就快點。」

 

光爬三層樓梯都快累慘,他可不想浪費多餘體力完成剩下三分之二,回家陪精力旺盛的人耗費掉足以玩五小時遊戲的微能量。

 

「可以要嗎?」

「……」

 

看了眼將鑰匙丟進雙眼方光的人手裏,全圓佑別過臉去隨意的點著頭。

 

接著只見那人興奮的開門後,在門扇眼上落鎖的同時迎上主動的全圓佑,並將迎戰場地設定在了客廳。

 

當然,第二輪他們換了地點,移步進了房間。


儘管偶爾還是會忘了,但至少全圓佑從這天開始,會記得帶上鑰匙出門這件事。


/ END


叮咚。


「誒?圓佑哥?」

「不好意思,勝寬你們能收留我一天嗎。」

「怎麼了?你和珉奎哥吵架了?」


垂著頭,全圓佑一臉悲傷的神情讓夫勝寬有些慌張,急忙先將人領進客廳落坐,並絞盡腦汁想給這個哥安慰。


這股異樣的低落感很快就傳到了廚房,使得穿著圍裙走來的李碩珉也跟著一塊緊張。


然而那個欲哭無淚的人只是搖搖頭,輕歎口氣,悲傷的緩緩抬起臉來。


「珉奎出差去了。」

「吵完他就去出差嗎?」


李碩珉說著,和夫勝寬面面相覷,但是全圓佑卻只是沉默地搖頭晃腦。


「是我忘了帶鑰匙,珉奎沒回來我回不了家。」

「……」


於是李碩珉和夫勝寬收留沒帶鑰匙的全圓佑兩個晚上,直到金珉奎返家為止,並為以防萬一,他來接回自家室友的同時,在他們家留了副備用鑰匙來解決這未來仍會遇上的天大問題。

评论
热度 ( 42 )

© mio | Powered by LOFTER